吃完早餐後,冥漾就坐不住了,頻頻催促冰炎帶他去左商店的遊樂園。

雖然才早上九點半,商店街的廣場外圍已經人聲鼎沸,非常熱鬧。

左商店街為了舉辦這場為期一個月的遊樂園活動,與其他空間簽約連結,將原先的廣場擴增數百倍,並搭建了各種遊樂園設施與各種主題區,幾乎是將原世界所有樂園的設施都搬了過來。

樂園貼心的讓小孩子可以免費入場,冰炎付了自己的入園費後,牽著冥漾一同進入園區。

「哥哥,有大兔兔耶!」一進到裡面,冥漾興奮的指著不遠處,正在發造型氣球的兔子裝布偶人:「漾漾也要球球!」

兔子布偶人看到他們靠近,立刻遞給他一個心型氣球。

開心的拿著氣球冥漾看到不遠處有個城堡,好奇道:「哥哥,那是什麼?」

冰炎看著手上的遊樂園簡章:「那個城堡是童話冒險巡迴列車。」

冥漾雙眼閃亮亮的拉著冰炎的手,指著城堡:「漾漾要去玩車車!」

冰炎看簡章上面提到童話冒險巡迴列車沒有年齡限制,便帶著他到城堡的入口,很幸運的目前人不多,工作人員安排他和冥漾坐列車最前排。

列車啟動後,延著上下起伏的鐵軌快速前進,沿途許多童話角色的機關人偶現身與遊客互動,搭配旁白、燈光與聲音特效及各種特殊機關更顯的刺激,讓冥漾一路開心的雙手舉高歡呼直到終點。

等他們從出口出來後,冥漾情緒依然高漲,雙頰紅通通的:「哥哥,好好玩啊!」

他轉頭看到另一側的海盜船,眼睛又亮了起來:「哥哥,漾漾要去搭船船!」

冰炎同意後,任由冥漾拉著往海盜船的方向走。

沒想到這小傢伙居然還指定坐船的最後端,還好海盜船的座位還有搭配可牢牢固定座位的術法,比原世界的安全很多,不然冰炎還真怕這小傢伙玩到一半就甩出去了。

之後他們也去玩了疾速碰碰車、瘋狂旋轉杯、海盜飄飄船等刺激的遊樂設施。

冰炎本來還很擔心年紀還小的冥漾會不會玩到吐或是害怕,想不到這小傢伙像是沒事人一樣,還興致勃勃的想接下來要玩什麼,讓他哭笑不得。

中午時刻,他帶著冥漾來到主題餐廳,找了較安靜的位置坐下,坐在兒童座椅的冥漾看不懂守世界的通用字,服務人員貼心的拿純圖片的菜單本給他看。

「哥哥,漾漾想吃這個和那個,還有……」肚子餓的冥漾看到什麼都想吃,開始拚命點菜。

「點這麼多,小心撐破你的小肚子啊!」冰炎好笑的看著眼前嘴饞的小孩子。「你先點一份,吃完後還想吃的話再點就好。」

「哦!」冥漾趴在桌上,肉嘟嘟的小臉都快貼到菜單上,很認真決定要吃什麼:「那漾漾想吃這個。」

「好。」記下他要吃什麼的冰炎揮手示意服務人員來點餐,沒多久兩人點的東西都送過來。

冥漾點的是裝在飛機造型碗盤內,搭配燉牛肉的可愛兔子造型的蛋包飯及綜合果汁,而冰炎則是點冰咖啡和一份培根義大利麵。

「好可愛!」看著放在眼前的兒童套餐,冥漾指著蛋包飯詢問:「姊姊,漾漾可以把飛機帶回家嗎?」

女服務生放好餐點及餐具後,親切的回應:「當然可以啊!把旁邊這個飛機的蓋子也一起帶回家,可以當玩具還可以當儲錢桶哦!」

「好~!謝謝姊姊!」聽到可以帶回家,漾漾笑瞇了眼睛。

食物的香味勾起冥漾的食慾,他開心的拿起小湯匙吃一口蛋包飯,雙眼發亮,覺得嘴裡的食物很好吃,也挖了一口要給冰炎吃:「哥哥,這個飯飯好好吃,哥哥也吃一口!」

冰炎帶著笑意,將頭湊過去讓冥漾餵食,接著也拿起自己的餐具,捲起一小口的義大利麵餵給已經張開小嘴等待的孩子。

「哥哥,麵麵也好好吃!」冥漾嘴裡塞滿麵,臉頰也鼓鼓的,一臉幸福的樣子。

冰炎見他可愛的模樣,眼神也變的柔和:「你吃慢點,食物不會跑掉的。」

「好!」雖然冥漾嘴巴這麼說,但肚子餓的他是拚命往嘴裡塞食物,吃的滿嘴都是。

「唉,不是叫你吃慢一點了嗎?」冰炎看不下去,伸手拿走他手上的兒童餐具,一小口一小口的慢慢餵他。

「哦……」冥漾眨著明亮的眼睛,一臉無辜。

冥漾心裡對著雖然口氣有點凶,但仍細心餵他的冰炎是越來越喜歡。

從第一眼看到他就有種熟悉感和安全感,就好像不論發生什麼事,眼前的人一定會出現保護他,就像媽咪曾說過的故事裡的王子一樣。

「什麼事笑的這麼開心?」冰炎挑眉問道。

冥漾沒有說話,只是衝著他繼續笑。

「……奇怪的孩子。」看著對方的笑顏,冰炎也跟著揚起嘴角。

 

在餐廳休息片刻後,冰炎帶著冥漾走到遊樂園的另一區,那邊有個可以讓兒童和小幻獸玩的體驗區。

冥漾看到幾隻全身毛絨絨,長的像狗又像小熊,頭上還有一根小角及背上有一對白色小翅膀的白色小幻獸後,喜歡的不得了,和牠們玩了起來。

在一旁看著的冰炎拿起手機拍和幻獸玩的冥漾,他看到冰炎在拍自己,還抱著小幻獸高興的對著鏡頭露出燦笑。

冰炎透過鏡頭捕捉冥漾各種表情與笑容,他沒有發現自己因對方的笑臉也不自覺的笑了。

之後他們也去搭了位在遊樂園中央,可以全視角欣賞樂園美景的巨大摩天輪。

冥漾喜歡高的地方,脫掉鞋子站在椅子上,兩隻手和小臉貼在窗邊興奮的看個不停,不斷和冰炎報告他看到了什麼有趣東西,而坐著的冰炎則是眼含笑意,勾起嘴角看著滿臉笑容的孩子。

冰炎看到窗戶倒映出自己當下的表情,微微一愣,有些不自在的伸手摀住自己的嘴角,發現旁邊的孩子沒有注意到他的異樣,在心裡悄悄鬆了一口氣。

從摩天輪下來後,他們也去玩旋轉木馬,冰炎本來是想讓冥漾自己去坐,他在旁邊看就好。

無奈冥漾很堅持要他陪,他只好抱著邊小小的孩子坐在一匹巨大的獨角獸坐騎上,邊忍受欄杆外一群女生興致勃勃的圍觀,但低頭看到懷裡的冥漾抬頭看他的笑容,覺得這也不算什麼了。

之後也去看樂園一天一次的冒險主題大遊行,冰炎怕他被人群擋到視線看不到,把他抱到自己的肩膀上,讓坐在肩上的孩子看的過癮。

遊行結束後,冥漾想去坐最刺激的天堂自由落體、地獄冒險雲霄飛車和地獄烈焰風火輪等遊樂設施。這三種是標榜上達天堂,下至十八層地獄的既危險又最受歡迎的設施,但因他的年齡太小而無法搭乘只好作罷。

坐在休息椅上的他抱著冰炎買的爆米花和其他零食,失落的望著那些他還不能玩的遊樂設施。

見他如此失望的模樣,冰炎伸手撫摸他的頭,轉移他的注意力:「你要不要去紀念品店買禮物?你要什麼,哥哥都可以買給你。」

聽到買禮物,冥漾立刻忘記傷心的事,驚呼道:「真的嗎?漾漾要去!」

冰炎帶他來到一處規模頗大的紀念品店,店內擺滿琳瑯滿目的樂園限定商品之外,好幾區全是小孩最喜歡的玩具,對於三歲的孩子來說,這裡簡直就是天堂。

冥漾對著那些玩具愛不釋手,在玩偶區看到其中一隻兔子布偶時,他的視線就離不開它了。

冰炎見他直盯著那隻布偶,將它抱下來給他:「你喜歡這隻嗎?」

冥漾猛點頭:「喜歡!」

「還有其他想要的嗎?」冰炎蹲下身看著他,眼神相當溫和。

小小的孩子緊緊抱著手上的玩偶,搖頭:「漾漾要這個就好。」

「好,那哥哥去結帳了。」冰炎牽起他的手,一起去櫃檯。

「嗯!」

他們走出紀念品店時,被他抱著的冥漾突然勾住他的脖子,親了他的臉頰,對著他笑個不停:「哥哥,謝謝你買兔兔給漾漾,漾漾真的好喜歡哥哥!」

冰炎回神後,露出寵溺的眼神看著懷裡笑開懷的孩子,心情很好的問道:「等一下要不要去搭潛水艇到海裡看鯨魚和美人魚?」

雖然遊樂園是搭在商店街,但因為有簽空間契約,除了連結到天堂與地獄,有些地區也連到海裡、火山口或是一些種族領地的觀光區,因此除了一般常見的遊樂設施之外,還有好幾個是只有這個樂園才能玩到的遊樂項目。

「好!漾漾要去看漂亮的魚魚!」聽到有美人魚後,漾漾高聲歡呼。

 

兩人在遊樂園玩到很晚,雖然沒能將全部遊樂設施都玩過,但冥漾也玩的很盡興。

在樂園主題餐廳吃完晚餐後,冰炎一手拎著氣球、一袋他買給冥漾的禮物,一手牽著抱著大玩偶的冥漾回到學院。

當冰炎帶著他回到自己的黑館住所時,卻見拎著蛋糕盒的賽塔站在門口對著他們微笑。

「兩位晚安。」賽塔優雅的打招呼,並給他們好消息:「殊那律恩製作了能破除邪咒的藥劑,我已經把它加到這盒小蛋糕中,等漾漾吃下去後,經過一晚就能恢復了。」

「謝謝。」冰炎接過對方遞來的小蛋糕盒,感謝道。

賽塔對著冰炎微笑點頭,蹲下身與好奇看著自己的冥漾視線齊平,詢問道:「漾漾,今天去遊樂園好玩嗎?」

「好玩!」冥漾高興的將手上的玩偶展示給他看:「你看,哥哥還買了大兔兔給漾漾哦!」

「哇,冰炎哥哥對漾漾真好呢!」賽塔笑著摸他的頭,讓他的眼睛都笑成了月牙彎。

賽塔見時間不早了,朝他們揮手道晚安便離去。

回到房間後,冰炎將蛋糕盒打開,取出小蛋糕和兒童專用小叉子,放到冥漾面前:「這是剛才的哥哥要請你吃的蛋糕,快來吃吧!」

「哇!漾漾要開動了!」冥漾歡呼一聲,拿起叉子吃了起來。

冰炎若有所思的看著正在吃蛋糕的孩子,突然問道:「……漾漾,你有多喜歡哥哥?」

他含著小叉子想了一下,突然從椅子上站起來,努力將兩隻手伸到最長,上下不斷揮舞成一個圓:「有~這麼喜歡哦!」

冰炎見他努力表達有多喜歡的可愛舉動,突然笑了,表情相當的溫柔。

「哥哥笑的好好看!」冥漾看著他的笑臉,驚呼不已:「哥哥每天都對漾漾這樣笑好不好?」

「咳,蛋糕要快點吃完,不然螞蟻會來把它吃光。」冰炎一手摀住有些紅的臉,隨口扯一個話題將他的注意力轉開。

「啊!不行!這是漾漾的!」眼前的孩子聽到螞蟻會吃掉蛋糕,果然立刻忘了剛才的詢問,埋頭吃起小蛋糕,像是怕被誰搶了去似的。

冰炎見他這樣,忍不住失笑。雖然小時候和長大後的個性不同,喜歡吃甜點這點倒是沒有變。

之後兩人洗完澡,冥漾抱著玩偶趴在冰炎的大腿上,開心道:「今天漾漾也要跟哥哥一起睡覺覺!」

冰炎摸摸他的頭:「好!」

這時,冥漾看著他像是想到了什麼好主意,笑咪咪對著冰炎說道:「漾漾最喜歡哥哥了,漾漾長大後要娶哥哥當新娘!」

「為什麼是娶哥哥當新娘?」冰炎驚訝他的話,好奇問道。

「媽媽說過漾漾以後有喜歡的人的話,娶對方當新娘就可以一直在一起了!」似懂非懂的冥漾很天真的回應。

冰炎微愣,帶著笑意反問道:「可是哥哥是男生哦,要怎麼當你的新娘?」

「唔……不然等漾漾長大後,漾漾當哥哥的新娘好了。」還小的冥漾抱著腦袋想了一會,最後說出讓冰炎啼笑皆非的話。

聞言,冰炎摸摸他的頭,無奈一笑:「那等你長大後,我們再來討論這個問題吧!」

冥漾對著冰炎伸出小小的小指,一臉期待的看著他:「哥哥一定要等漾漾長大,不可以娶別人當新娘哦!我們打勾勾好不好?」

「好。」冰炎帶著笑意伸出手指,將兩人的手指勾在一起,輕輕上下搖動。

在那一刻,兩人都感覺到有股溫暖的暖流從勾在一起的小指蔓延到全身,在下一瞬間不見。

「耶!這樣哥哥就不會跑掉了!」冥漾高興的臉都紅紅的,撲進冰炎的懷中不斷撒嬌,但因為今天玩的太累了,沒一會就在他的懷裡睡著了。

見他熟睡,冰炎將他抱起來一同躺在床上,讓他靠在自己臂彎,並在他的額頭上輕輕的吻了一下,熟睡的孩子似乎感覺到這一吻,對著他甜甜的笑了。

低頭看著懷中睡的香甜的冥漾,冰炎呢喃道:「不論多久,我一定會等你的,我們約定好了。」

不知道今晚過後,冥漾會不會記得他曾說過話呢?冰炎挺期待明天的到來。

 

隔天一大早,已經變回原狀的冥漾迷迷糊糊的醒來,發現自己窩在冰炎的懷中,顯的非常吃驚,迅速坐起身,一臉驚慌的看著睡在他旁邊的冰炎。

他完全記得前兩天的事,忍不住雙手捂頭,在內心慘叫。

實在太丟臉了!他不但在大家面前親了學長,還說喜歡他!昨晚更對著本人說以後要當他的新娘的話!他以後要怎麼面對大家和學長啊啊啊啊───!

當他一動,冰炎也醒來了,用平常沒見過的溫柔表情對著他道:「早安。」

以為對方一睜開眼睛就會來算這兩天的帳,準備跪在床上求饒,但看到對方溫和的笑臉讓他瞬間發愣,呆呆的問道:「學長怎麼不巴我的頭?」

收回表情的冰炎白了他一眼:「你很想我現在打你?」

冥漾拚命揮手求饒:「不要,我不想一早就被爆腦!」

「……你小時候的個性也和現在差太多了吧!」冰炎盯著他許久,皺眉道。

同時忍不住在心裡嘆息:「昨天才說喜歡他,要當他新娘的,結果現在一看到自己竟然只想到會不會巴他的頭?這小子心裡到底在想什麼?」

「呃,這兩天給學長添了不少麻煩,真抱歉……」誤會他意思的冥漾拘謹的縮著身體也不敢亂動。

「你還記得這兩天的事?」冰炎也坐了起來,定定的看著他。

冰炎似乎沒有注意到自己的襯衫領口的扣子開了兩顆,露出鎖骨和若隱若現的胸肌,再配上那頭解開的長髮和認真的神情,令在他前面的冥漾看的臉都紅了。

「嗯。」冥漾低著頭,兩手緊緊抓著被子,只敢用餘光偷瞄。

「那你也記得昨晚說了什麼嗎?」

想到昨晚講的話,冥漾臉更紅了,完全不敢看對方,小聲道:「呃……那些話就當作沒聽到吧!小孩子說的話本來就不用當真的,哈哈……」

冰炎瞧他這樣子有些來氣,伸手大力將他的頭髮揉亂:「如果我覺得麻煩的話,就不會和你打勾做那個約定了。」

吃痛的漾漾抬頭一臉訝異:「學長的意思是?」

「嘖!冥漾你也太遲鈍了吧!」冰炎轉過身,背對著他起床,不讓他看到自己的表情:「同樣的話,不要讓我說第二遍,用你的腦袋好好想一下就會知道了!」

聽到他叫自己的名字而不是姓氏,冥漾睜大眼睛,瞬間明白他的意思,靦腆的笑了:「是!」

見冥漾懂了,冰炎心情也好很多,將他的制服遞給他:「好了,該起來了!夏碎他們等一下就會來黑館,你先去浴室漱洗一下吧!」

「好!」

兩人輪流漱洗並換好衣服後,一同下樓到一樓大廳。

西瑞、喵喵、萊恩、千冬歲、夏碎、小亭等人見到已經解除邪咒的冥漾時,都高興的圍了過來,一同吃早餐祝賀他復原。

之後他們回歸日常生活,雖然看似和之前沒什麼兩樣,但經過這次事件,冥漾與冰炎的關係更親密了幾分。

 

【這樣的漾漾也萌萌的】全文完

另有番外,僅收錄於本子內不會公開哦~

    文章標籤

    特殊傳說冰漾

    全站熱搜

    小路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