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我再一次醒來,是躺在房間內的床上。如果不是身上還穿著那件白色洋裝,我真的會以為昨晚的一切都是一場夢。

我坐起來,伸手拿起放在旁邊的手機想看現在是幾點時,先看到四封簡訊通知。

第一封是白起的__「原來我在妳心裡是這樣的地位啊……」

第二封是周棋洛的__­­「薯片小姐,妳一直都是這樣想的嗎?讓我好傷心QQ」

第三封是許墨的__「明天早上要不要一起吃早餐?」

最後一封是李澤言的,他則是把原本明天去他的辦公室做例行的匯報時間改成今天中午十一點去。

現在是早上七點半,現在回覆許墨應該也還來的及。

但是今天是難得的假日,為什麼我還得被李澤言叫去華銳進行匯報,就不能星期一再去嗎?我真命苦。

不過前兩封讓我覺得很莫名奇妙,我昨晚是有說了什麼嗎?

我先回了白起的簡訊,才傳送一句「你在說什麼?」的訊息後,他立刻打給我。

「白起?」

電話另一頭的白起聲音似乎有些低落:「妳不記得妳昨晚說了什麼嗎?」

我帶著歉意回道:「呃,抱歉,我真的不記得我說了什麼。」

他先是停頓了幾秒,像是下了什麼決心似的,鄭重說道:「……不記得也沒關係,總之,我會努力改變在妳心裡的地位的,再見。」

他不等我回應就掛了我的電話。我看著手機愣了幾秒,還是不清楚他這樣說是什麼意思。

接著傳同樣的訊息給周棋洛,幾分鐘後他回我電話。

我:「喂?」

周棋洛委屈的聲音從手機傳來:「薯片小姐,妳真的不記得妳昨晚對我說了什麼嗎?」

……我不好意思告訴他,幾分鐘前也有人對我這樣說過。

我搔搔頭,感到很抱歉:「不好意思,我不記得了。」

他聲音更委屈了:「既然這樣,妳要補償我,下星期三我會在公司的工作室錄新曲,到時我要吃妳親手做的布丁當補償。」

我安撫道:「好好,只要你不生氣,你要吃幾個都可以!」

聽到我答應後,他的聲音瞬間變回和平時一樣,可愛又有朝氣:「真的嗎?那我要吃超大布丁,要大蛋糕的尺寸,不能食言哦!」

「好,一言為定,我會帶著超大布丁去找你探班,到時你可要全部吃光光哦!」我打趣他,這樣的周棋洛真的很可愛,很討人喜歡。

希望他的經紀人遠哥到時看到那份布丁不要暈倒,我好笑的想。

「當然,薯片小姐的愛心,我是一定會吃完的!」他笑著回我,接著電話另一頭傳來其他的人在叫他聲音。他先回了那邊之後,才繼續道:「抱歉,我現在要錄影了,那麼不要忘記我們的布丁之約哦!下星期三下午二點在老地方見。」

「好,錄影加油,再見。」說完,我帶著笑意掛掉電話。

既然要做大布丁給周棋洛陪罪,那到時也做一份給白起當補償好了,我心想。

接著我傳訊息給許墨,他立刻回半小時門口見。

李澤言那邊,他則是回了一個「嗯」字,就沒了。

我起身把洋裝換掉,去浴室洗漱後,走到廚房打算將碗盤洗一洗,卻發現那些碗盤早就被洗乾淨,依序放回原處,就連廚房也變的一塵不染,我猜應該是李澤言的傑作。

轉身打開冰箱想拿水喝,看到冷藏的上層放有六個布丁時,想起李澤言昨晚提到冰箱有布丁。

沒想到他一次準備這麼多個,之前不管我怎麼盧他、求他,他一次最多只肯給我兩個,當然那也是在他覺得我策劃和工作做的不錯時才有的額外福利。

看到冰箱裡的布丁我就嘴饞,好幾個月沒吃到了,就算等等和許墨有早餐之約也不用擔心,就像很多女孩常說的,甜點是裝在另一個胃的,不怕吃不下!

我歡呼一聲,想把布丁全部拿出來時,眼尖看到其中一個貼了一張紙條。

好奇拿起來一看,那熟悉又好看的字跡是李澤言的,上面寫到「不准一次吃完,小心鬧肚子痛,妳以為妳是牛嗎?笨蛋!」

……李澤言還真瞭解我,都能想像他一邊用嫌棄的表情一邊留字條的模樣。若被他發現我沒聽話,以後大概就別想再吃到布丁了,想到這裡馬上打消一次全部吃光的念頭。

乖乖拿出一個布丁走到客廳想慢慢享用時,昨晚原本裝飾在其中的生日彩帶、掛飾和造型氣球都已經不見了,沙發前的矮桌上則整齊的放著他們四個人送我的生日禮物。

看著他們送的禮物,想起昨天他們的生日驚喜,內心充滿感謝和溫暖,很高興他們特地前來陪伴我度過生日,能夠認識他們真的是太好了。

 

和許墨約定的時間一到,打開門便看到他站在門口,帶著溫潤的笑容看著我:「早安。」

我也笑著打了招呼:「許墨,早安。」

他問道:「前幾天同事說附近有一家美式早餐店的鬆餅還不錯,要不要去那家看看?」

「好啊!」聽到是鬆餅讓我很有興趣,忍不住吞了口水。

「那我們走吧!」看我一臉很想去的樣子,許墨的眼睛也露出笑意。

「好。」

我們進到電梯裡,他按下下樓鈕後,卻收起笑容,轉身沉默的盯著我看。

「許墨,你怎麼了?」見他奇怪的樣子,我疑惑的問道。

「妳……」他欲言又止一會後才把話說完:「妳昨晚說的話是認真的嗎?」

……昨晚我到底說了什麼?難不成我昨晚有發酒瘋不成?

「許墨,你能不能先告訴我,我昨晚是不是有喝醉,還對你們說什麼或是做了什麼事?」我緊張的看著他。

他看著我,似乎想起昨晚的狀況,忍不住輕笑,怕我尷尬,並沒有完整回答我的問題:「妳確實是有些喝醉了,不過那樣的妳還挺可愛的。」

「那我到底說了什麼,又做什麼奇怪的事?」我紅著臉繼續追問。

心裡很後悔昨晚喝太多紅酒,真的出糗了,我在他們前面發酒瘋了,以後到底該用什麼臉去面對他們啊!

「……是沒什麼,不過既然是喝醉了,那就算了。」他停頓一下,接著露出微笑:「對了,我昨天拍了不少照片,妳要不要?」

「好啊!當然要,謝謝。」聽到有照片,我雙眼發亮的看著他。

他笑著摸摸我的頭:「那我把照片整理好後,晚上傳給妳。」

「好。」

這時,剛好到一樓,一起走出電梯後,他帶我去他同事推薦的早餐店一起吃早點。

店內空間很寬敞,座位也很多,氣氛也很悠閒舒服,點的美式鬆餅套餐份量夠也很好吃。

我和許墨一邊享用美味的餐點,順便一起討論另一個我想製作的關於醫療類節目的大綱,健談的他也給了我不少提議和想法,讓我受益良多。

可惜的是,吃完早餐之後,我還是無法從他口中得知我昨晚到底對他說了什麼,但是知道大布丁要多做一份。

    文章標籤

    戀與戀 戀與製作人

    全站熱搜

    小路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