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點,我準時來到李澤言的辦公室進行例行匯報。本來還很擔心自己是不是也對他說了什麼不該說的話,但我一進門後,發現自己是多想了。

坐在辦公桌前的他正在處理桌上的幾份文件,頭也沒抬便叫我開始報告,和平常一樣針對一些細節進行修正,這過程也沒有任何異狀直到順利結束。

在心裡偷偷鬆了一口氣,在他的示意下,走到他前面,將手上的文件放到辦公桌上,對著他笑道:「那麼沒有問題的話,我就先走了。」

轉過身走幾步,在手快碰到門把時,卻聽到李澤言從背後頗有威嚴的出聲:「站住。」

「呃,總裁,還有什麼事嗎?」我僵硬的轉過身,對著面無表情的他乾笑。

他放下正在看的文件,右手撐在下巴,冷冽的黑色眼睛直盯著我瞧:「妳……沒有什麼話要對我說嗎?」

「說、說什麼?」如果不是問我喝醉的事,那是要問什麼呢?

難道是……我緊張的吞口水,舉手發誓:「我、我早上只有吃一個布丁,沒有全部吃光,沒騙你哦!」

「……」李澤言沒說話,但用看白痴的眼神看著我。

不是這個?難不成是問我對布丁的感想?

「呃……布丁很好吃,謝謝你。」我小心翼翼的回答。

「不是要問這個,是妳昨晚…………」站起身的他突然停頓下來,皺著眉盯著我看了好一會,接著道:「需要我提醒妳這個笨蛋嗎?」

「提醒什麼?」我、我昨晚到底對這四個男人都說了什麼?誰能告訴我?我欲哭無淚。

他從我臉部表情發現我真的不知道要說什麼,先是重重的嘆口氣,像是拿我沒辦法似的,揉揉眉心,接著吐出他最常罵我的話:「……妳真的是個笨蛋。」

「能不能先告訴這個笨蛋,她到底對你說了什麼?」我不服的反問。

他不理我的問題,低頭看了他手錶一眼,口氣頗冷淡:「我很忙,吃完午餐後還有重要會議要開,沒時間回答妳這個笨問題。」

你忙到沒時間,還問我有沒有話要對你說?我滿臉黑線的看著他。

「哦……」我嘟起嘴,不滿道:「那沒有事的話,我就先回去了。」

「我有說妳能走了嗎?」他疾步走到我面前,一手插在口袋裡,一手撐在門上讓我打不開門,彎下腰靠近,近到都能清楚看到他瞳孔中自己緊張的模樣。

「我不走,要留在這裡做什麼?」我皺著眉反問。

我現在被夾在他與門之間的狹小空間內,身形高大、背著光的他靠的這麼近,佔據我所有的視線,感覺自己被他身上的溫度、氣息及那不可忽視的強大氣勢所包圍。

現在的狀況很曖昧,讓我的臉頰紅到燒起來。就算這樣,氣勢也不能輸,所以我還是直直看著他的眼睛。

見我不閃不躲盯著他看,他有些意外,接著像是想到什麼好主意似的,帶著意味深長的笑意將臉更靠近一分:「這樣好了,做為昨晚的懲罰,妳今天留在這裡當我的助手替我工作。」

「懲罰?我才不要接受!我明明今天放假耶!為什麼還要來當你的助手啊?」我的臉瞬間垮掉,為什麼我得犧牲我的假期來替這位老兄工作啊?

而且我是對他說了什麼,有嚴重到需要到被處罰嗎?

「不接受也行,只是會撤掉那份妳寫的要死要活才完成的企劃投資而已。」他低頭看著我,一臉戲謔道,似乎吃定我。

「等、等一下,哪有人這樣的?」我抓著他的衣領抗議。

「我給妳三秒鐘決定。」他很乾脆的直起身體,不理我的反抗,悠哉的邊看著手錶,邊數數字:「三、二……」

居然用這招威脅我!以為我會妥協嗎?我恨恨的盯著他的臉看。

在最後一秒鐘,我無奈的迫於惡勢力,立刻屈服:「……好吧,我答應。」

我還真的妥協了。

嗚嗚嗚……沒辦法,那份企劃花了我好幾個月的時間走訪各地收集資料和取材才完成的啊!

「很好,我們先去吃午飯,等等妳就幫我把桌上的那些文件送到各部門,還有……」看我吃鱉的樣子似乎讓他心情很好,嘴角勾起明顯的弧度,大手牽著我的手走到外面,同時一邊回頭看著我,交待我下午的工作內容。

這一天,苦命的我被當成免費雜工幫李澤言處理一些文件和到各部門跑腿到晚上七點,替魏謙分擔了一些原本屬於他的工作。

他還很高興的請我喝飲料,以感謝我這麼樂心幫忙,完全沒發現是他家總裁的壞心眼。

還好李澤言良心還在,不但在下班後帶我去高級餐廳吃晚飯,還開車送我回家。

等車停下來,我要解開安全帶時,他突然伸手覆蓋在我的手背上,問道:「等等,妳喜歡那個夜燈嗎?」

「當然喜歡。」原本對他放在我手背上的大手感到些微的羞意,但想起那個夜燈,我笑著點頭:「真的很漂亮,謝謝你。」

「那妳看到它有想到什麼嗎?」他看著我的眼睛,認真的問道。

「想到什麼?」我不解的反問。

「……算了,我不該對一個笨蛋抱有期待。」他無奈的看著我嘆了一口氣,接著語氣一變:「對了,妳以後別再喝酒了。」

「什麼?」他突然換話題,讓我一時還沒聽懂他在說什麼。

「女孩子喝醉成什麼樣子。」他銳利的眼睛掃過來,語帶威脅:「以後妳再喝酒,我就懲罰妳。」

「咦?可是我也會有需要應酬的時候啊!怎麼可能不喝酒?」我驚訝的看著他。

「嗯?」見我反駁,他瞇起眼睛直盯著我看,而我在他眼裡好像看到十八層地獄……

我立刻把還想說的話吞回肚子裡,縮著脖子,一臉委屈看著他:「……好啦,我知道了。」

這位總裁真霸道,連我喝酒都要管。我在心裡腹誹他。

「知道就好。」見我答應,他心情好轉,身體往我這邊湊過來,伸手替我解開安全帶,放我下車。「晚安,妳今晚早點休息。」

「你也是,路上小心,晚安。」我朝他揮手:「還有謝謝你請的晚餐,很好吃。」

「嗯。」他依然惜字如金,但能從他的聲音中感覺到他心情還不錯。

我輕輕的將車門關上,目送他的車遠去後,一邊搭電梯上樓一邊疑惑的想著昨晚到底是對他們說了什麼呢?

這個答案,大概永遠都無法從他們口中聽到了吧。

【正文完】

番外,另一視角僅收錄在本子中。

    文章標籤

    戀與製作人

    全站熱搜

    小路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