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小時之後。

許墨輕輕敲門,聲音很溫柔:「小壽星,妳可以出來了。」

「好!」我放下書,離開書桌,滿心期待的推開門。

映入眼前的是一片黑,突然間客廳的燈亮了。

客廳各個角落都裝飾著生日彩帶、星星掛飾和色彩繽紛的造型氣球。

他們身後還有個淺藍色和白色的雙色氣球拱門,上面還有用英文字母形狀的氣球拼出生日快樂的英文單字。

周棋洛捧著很可愛的水果蛋糕。

許墨則拿著相機拍照。

白起和李澤言則一左一右拉彩炮。

他們同時喊著:「祝妳生日快樂!」

四人還一起唱了生日快樂歌給我聽,我驚喜又感動的仔細聆聽,想將眼前的畫面永遠記在心裡。

唱完生日歌後,白起替我戴上可愛的生日帽,而周棋洛將插著蠟燭的蛋糕捧到我面前,笑嘻嘻道:「薯片小姐妳快許願吧!」

那一刻,我高興的差點掉淚。

在父親離去以後,已經很久沒有人替我過生日了。

眼淚快掉下來時,我趕緊伸手將那滴淚擦掉,吸了吸鼻子,對著他們微笑:「好。」

將手放在胸前握著,閉上眼睛認真的許下願望,在他們的注視中將蛋糕上的蠟燭一口氣吹熄。

「那麼現在是送禮時間囉!」周棋洛在我吹熄蠟燭後,牽起我的手到沙發讓我坐下,把蛋糕放在矮桌上,迫不及待的將一個頗大的黃色禮物盒放到我的腿上。

好奇的將盒子打開,裡面是一隻抱著印有我和他的Q版大頭的薯片零食袋、穿著白色T恤和紅色外套,看起來很眼熟的泰迪熊玩偶。仔細一看,它的穿著和周棋洛現在穿的一模一樣!

我將這隻玩偶抱在懷裡,抱起來相當蓬鬆柔軟,就好像在抱雲朵一樣,忍不住用下巴蹭著它的頭頂。

「嘿嘿!怎麼樣?喜歡嗎?」他對著我眨眼睛,單手拉開穿著的外套,露出白色T恤上的圖案,頗得意的笑道。

「它好可愛抱起來也很舒服,我好喜歡,謝謝你。」我抱著觸感超好的泰迪熊玩偶,也對著他眨眼:「而且它和某人好像!」

記得幾個月前去拍片現場探班時,正在休息的他在我的筆記本其中一頁畫了一隻有頭髮的小熊塗鴉給我看。

它怎麼看都像是某人。

當時我還笑說哪有小熊長的這麼帥氣,他說這是以自己的超級英雄形象去畫的當然很帥,把我給逗笑了。

而他第一次穿這件印有他畫的小熊塗鴉T恤來找我時,還說也有印一件給我。

我既驚訝又開心的收下,表示看到那個塗鴉就會想到他。

他那時還笑著說這樣的他就是薯片小姐專屬的超級英雄了。

兩人穿著同一件T恤拍了一張合照留念。

但沒想到他還特地用那張塗鴉做了一隻一模一樣的泰迪熊玩偶給我當禮物。

「當然!它可是這世界上只屬於薯片小姐的『超級英雄周棋洛泰迪熊』,想我的時候可以抱抱它,就不會寂寞了哦!」

說完,周棋洛似乎感受到什麼,朝一旁的白起看一眼,悄皮的一笑:「啊,不能再說了,不然那位白警官就要拿手銬銬我了。」

白起對他的話沒說什麼,走過來將他的禮物放到我的手上:「咳,這個送妳。」

「謝謝。」我將娃娃放回一旁的盒子裡,拆開手上的精美包裝,放在裡面的是一個繪有銀杏的首飾盒。

它看起來像是手工製作的,白色的盒身加上美麗的銀杏花紋相當的美觀。

掀起盒蓋的時候,一首熟悉的旋律在客廳內響了起來,這是我高中時很常彈的歌曲……

我睜大眼睛看著站在我面前的白起,而他也溫和的看著我,兩人隨著那首曲子的旋律彷彿回到青澀的高中時期。

在校園與他擦肩而過的幾次偶遇。不時能感受到的溫和注視。

以及午後在音樂排練廳彈琴時,窗外那片銀杏忽然隨著旋律宛如雪花般吹起的深秋畫面……

帶著懷念的笑意摸著首飾盒身,詢問道:「白起,這是你親手做的嗎?」

白起臉頰有點微紅:「嗯,妳喜歡嗎?」

「我很喜歡,謝謝你,我會好好珍惜它的。」我朝他開心說道。

「喜歡就好。」白起說的時候,語氣平穩,右手手背遮住嘴巴,眼睛看向另一邊,但耳根和臉頰都紅了。

這樣子的他和平常不同,感覺很可愛和好親近。

當我將盒子蓋上,小心把首飾盒放在桌上,想逗白起時,一隻捧著黑色飾品盒的大手出現在我的眼前,吸引了我的注意。

抬頭一看,是許墨笑吟吟的眼睛:「現在該我的了哦!」

「謝謝。」我笑著接過他的飾品盒,解開紫色蝴蝶結,打開盒蓋,第一眼便看到放置在黑色高級絨布上的是條很精美的純銀蝴蝶手鍊,相當美麗。

將它輕輕的拿起來,發現蝴蝶上鑲嵌的水晶會隨著不同的角度散發出不同的色彩,讓人頗驚艷。

「哇,好漂亮!」我忍不住由衷讚美道。

「我幫妳戴上吧!」許墨接過手鍊,單膝脆在我面前。

動作輕柔的牽起我的右手。

我們兩人的手心相碰,那一刻從他的掌心傳來的熱度似乎延著手臂來到我的臉頰,不知怎麼的我竟害羞了起來,就連呼吸也停滯住,羞澀的看著他幫我把那條手鍊戴在我的手腕上。

「好了,戴好了。」他抬頭看向我的深邃眼睛閃動著一絲柔光與笑意:「戴在妳的手上果然很好看,和我想的一樣。」

「謝謝……」看到他這樣的眼神,令我的臉微紅,只能小聲的回應。

「不客氣。」他舉起我的右手,很紳士的在我的右手背上留下彷彿羽毛般的一吻,而他那輕柔的吻卻比他的掌心更加炙熱,即使他的唇已經離開我的手背,我還是記得那個熱度。

許墨看著我時,目光像是在看一件最珍貴的寶物,並湧出一些我看不懂的情緒,而他的聲音更低了幾分,更加的溫柔和蠱惑:「那……妳喜歡這條手鍊嗎?」

「我、我很喜歡,謝謝你的禮物,我……」他現在的凝視和剛剛的吻手禮,讓我臉紅到不敢看他,回答的支支吾吾的。

現在的他和平時不一樣,就像是從電影中走出來的王子一樣耀眼奪目,讓我手足無措,幾乎都能聽到自己的心跳聲因他突然的親暱舉動跳動的更強烈……這是什麼感覺呢?

很多女孩子都曾幻想有天會有個男孩子像王子一樣親吻自己的手,而我也曾這樣嚮往過,但我沒想到有一天許墨會單膝跪著親吻我的手背,對我露出這樣的眼神和笑容啊!事情發生的太突然,我的腦袋一片空白,不知道要說什麼。

許墨輕輕一笑還想說什麼時,他身後傳來三道輕輕的咳嗽,打破我和他兩人之間那奇妙的氣氛。

我如夢初醒想將我的右手抽離時,許墨垂下眼眸,不知道在想什麼,握緊我的手一會才放開,同時站起身體往後看了一眼,將兩手放入口袋內,笑著往旁邊一站,讓給正要過來的人。

    文章標籤

    戀與製作人

    全站熱搜

    小路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